股巢网

爱尚小说网 > 国啤 > 第135章 长桥英语角

第135章 长桥英语角

  哗

  海潮起落进退,击起阵阵涛声,迎着咸湿而又凉爽的海风,秦东的挎子向长桥疾驰而来。

  这是一个普通的秦湾星期天的早晨,长桥东侧的公园内,早又响起了广播的声音。

  盛夏酷暑,热浪袭人。

  火辣辣的太阳快把整个城市都烤着了,秦东看了看身后低矮杂乱狭窄的棚户区,熟练地跨上了自行车,老旧的大金鹿自行车在身下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。

  大街上特别宽敞,来往的汽车大都是公交车和戴着辫子的有轨电车,绿灯亮起,一辆接一辆的自行车群象潮水一样朝前涌去。

  黑色,白色,蓝色,在单调的衣着中,偶尔飘过一朵两朵红色,在滚动的自行车潮中很是显眼。

  此时正是中午下班时间,前面街角的烟酒店前,一条弯曲的长龙又延伸出来。

  顺脖子淌汗的小伙子拎着暖水瓶、军用水壶一个劲儿地往前挪,晒得满脸通红的姑娘们拎着铝壶、塑料桶,焦急地向店内翘望,老人们提着空酒瓶,有气无力地发着牢骚。

  “怎么搞的,啤酒一年比一年少”

  “我们秦湾,光市区不就有三座啤酒厂吗,照理儿说,不应该啊”

  一个小伙子回过头来,“瓶啤买不着,这散啤也得排队,什么时候能痛痛快快地喝一顿”

  “那你得到啤酒厂工作,”一个中年人嗤笑道,“那里管够”

  就在他转脸说话时,前面服务员一声喊,“轮到谁了我说你还买不买,不买别挡道快卖完了啊”

  长龙马上发起一阵骚动,人人抻着脖子往前看着。

  “买,买,买,排了这么长时间能不买吗”中年人陪着笑脸,赶紧递上自已的塑料桶。

  金黄的啤酒撒欢似地流进白色的桶里,中年人禁不住舔舔自已的嘴唇,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已的桶,“慢点,慢点,快了泡沫多”

  秦东笑了,这样能多打一点啤酒。因为,在这年头,啤酒可是个稀罕物

  后世,人们想喝多少啤酒就有多少啤酒,只要你口袋里有足够的钱,你的胃口够大。

  现在,啤酒是计划生产,而且产量出奇地少,每天盛夏或者节假日,有关系的人拿着条子买几捆啤酒,没有关系的人只能排队。

  市民排队买啤酒,商店排队候啤酒,批发部门排队等啤酒,成为一大景观,有时为了照顾饭店内喝啤酒的顾客,有的饭店不得不搭菜卖酒。

  就象秦湾市民,只有在国庆节和春节期间,才能凭副食品证购买到每户供应的5瓶瓶装秦湾啤酒,而散装啤酒的消费则不受限制,所以此时用大粗白碗和罐头瓶喝啤酒成为全市乃至全国一时的潮流。

  山海省秦湾市国营嵘崖区啤酒厂。

  看着黄色瓷砖贴就的大门上挂着的白底黑字的牌子,秦东匆匆骑进厂区。

  这原来是一家化肥厂,六年前才改建成啤酒厂。

  经过一座堆积成山的啤酒瓶,他不由皱了一下眉,酒瓶,原本应干净利索地码成“瓶墙”,而不是这样乱堆乱放。

  放下自行车,秦东快步跑到洗瓶车间,一起上中班的工友互相打闹着,个个都是一身腱子肉。

  “小秦,你昨天不是上晚班吗”工厂里三班倒,早班从早上8点到下午4点,中班是从下午4点到晚上11点。

  “我替班。”秦东声音很响亮,他麻利地换上自己的雨衣和水鞋,等待着到点上班。

  “你说,我们这批临时工还能转成合同工吗”一个工友递过烟来,秦东笑着摆摆手,这些刷瓶工,有相当一部分与他一样,都是临时工。

  “都三个月了,我倒是听说,上面有新规定,估计悬”

  这个规定,秦东倒知道,就是刚刚发布的国营企业实行劳动合同制暂行规定、国营企业招用工人暂行规定,两个规定很明确,企业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内部招工,并且,招工需要年满十六周岁,具有初中以上文化程度

  嗯,自已岁数倒是到了,可是初中没毕业就提前退学了

  换衣间里的讨论很是热闹,而洗瓶车间里却一时鸦雀无声。

  人高马大的车间主任熊永福大踏步上前,一下按停了机器,洗瓶机“叽里咕噜”的声音马上消失了,车间里陷入难得的寂静。

  “停机,停,怎么出来的全是碎瓶”机器出瓶口处,洗出来的啤酒瓶几乎碎了一半

  “检查故障”天太热,心太躁,熊永福脸上都能拧下水来。

  “陈师傅回家了”负责操作机器的老工人打开机器,一边抬头看着熊永福,一边嬉笑道,“老熊,庐州的工程师不是在这吗”

  “庐州的工程师侍候我们人家到秦啤去了,再说,人家是来解决商标洗不净的问题。”熊永福的声音陡然提高了,“去,快去,把陈师傅找回来”

  “那还洗不洗了”老工人却不怕他,仍嬉皮笑脸地问道。

  “洗出来的全是碎瓶,这瓶损算谁的厂里还不得抽我的筋,扒我的皮”熊永福不满道,“都别闲着,用毛刷,能刷多少是多少,灌装车间那边还等着哪。”

  可是说曹操曹操就到,熊永福正在发火,灌装车间的主任就找上门来了,对方的火气一点也不比他小,“老熊,你们的瓶子怎么回事怎么一上灌装机就爆瓶啊”他火气大,声音也大,“这酒损算谁的”

  灌酒时啤酒瓶爆裂,这生产的啤酒就浪费了,肯定不能再往外卖。

  “当然算你们的。”瓶子的质量都经过检测,肯定没有问题,那就是洗瓶机有问题了,虽然知道理亏,可是老熊的声音一点不比对方小。

  今天真是邪门了,老熊感觉头涨得老大,现在正是生产旺季,厂门口等着拉啤酒的货车排出上百米远。因为洗瓶车间把生产停了,厂里非处理他不可。

  “我们洗出的来的瓶子也碎了不少,我已经让人去找陈师傅了,小李,再去催一下,看他什么时候回来”老熊到底理亏,声音一下小了八度。

  与一帮工友收拾利索,秦东推开了推开洗瓶车间的大门,一股热气马上迎面扑来,闷热和充斥在空气中烧碱的味道让他喘不过气来。

  嗯,啤酒厂是很是风光,喝啤酒也是一件很爽的事情,可是刷啤酒瓶就不是很爽了,刷瓶工也不风光。

  重生前,他是一家年产百万吨啤酒公司的总裁,疫情期间,看着美国明尼苏达州大量的啤酒倒进下水道,看着英国近3万吨优质啤酒因无人消费也白白倒掉,他着实心痛。

  可是心痛过后一觉醒来,他竟然重生在这个八十年代的海滨城市,成了这家郊区啤酒厂的刷瓶工。

  作为百万吨啤酒公司的总裁,上一世山海省轻工学院发酵专业的首届毕业生,毕业三年他就当上了副厂长,现在却从最底层的临时刷瓶工干起,并且,还有转

看过《国啤》的书友还喜欢

深高CWB1(580014)

上汽CWB1(580016)

赣粤CWB1(580017)

石化CWB1(580019)

上港CWB1(580020)

青啤CWB1(580021)

国电CWB1(580022)

康美CWB1(580023)

宝钢CWB1(580024)

葛洲CWB1(580025)